朱镕基答记者问

对于外界称我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经济沙皇”等,我都不高兴。这次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对我委以重任,我感到任务艰巨,怕辜负人民对我的期望。但是,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虽然很怕辜负人民的期望,但是很有信心。只要我们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正确领导下,紧紧依靠全国人民,我相信本届政府将无往而不胜。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81-84. Kindle Edition

中国电信业务正在降价,降得还不够,还要继续降价,办法就是引进竞争。首先,我们正在改革中国电信业体制,一个重要原则就是打破垄断,鼓励竞争。第二,有步骤地开放中国的电信市场,让外国资本进入中国的电信市场。我们也将让外国银行在中国经营人民币业务。具体的细节现在没法谈,反正是要逐步开放。香港银行家赶快申请,申请得越早,批准得越快。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38-241. Kindle Edition

谁赞成一个中国的原则,我们就支持谁,我们就跟他谈,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可以让步,让步给中国人嘛。谁要是搞台湾独立,你就没有好下场,因为你不得人心,你违背了海峡两岸中国人的人心,你也违背了全世界华裔、华侨的人心。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94-296. Kindle Edition

现在,有些人在计算中国有多少飞机、多少军舰、几个导弹。结论是中国人不敢打,也不会打。按照你这种计算,希特勒早已统治全世界啦。你不懂中国的历史,你不知道中国人民一定会以鲜血和生命来捍卫祖国的统一、民族的尊严。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301-303. Kindle Edition

我看不出反腐败的问题,跟一个党执政还是多党轮流执政有什么关系。你那里是多党轮流执政,不也是腐败吗?关键是法制,不仅要立法,而且要坚决地执法。中国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成绩,我们还要继续完善我们的法制。当然,我们在新闻的发布方面是落后于反腐败工作的进展,这有种种实际的困难,我们正在改进。你可以看到,将来更多的案件会要在报上公布,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321-325. Kindle Edition

至于我的任期,确实已快过半。在今后不到三年里面,我将恪尽职守,奋力拼搏,以不辜负人民对我的信任。我是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下,在国务院全体同志的帮助下来进行工作的。我自己所做的工作是有限的。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后,全国人民能说一句,他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朱镕基还是办了一点实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383-386. Kindle Edition

1997年亚洲发生金融危机,中国经济也面临很大的困难,一个是外贸出口大幅度下降。1997年中国的出口增长了20%,到1998年出口变成了零增长,以至于负增长。有的中小金融机构发生了一些危机或者说挤兑,国有企业约有一千万职工下岗,因为需求不足,大多数工业产品生产能力都供过于求。当时面临着这么大的困难,对究竟应当采取什么对策有各种各样的建议。比方说,有人建议人民币应该贬值,以促进出口;也有另外一种建议,把国有资产卖了就可以渡过这个危机。但是党中央、国务院果断作出了采取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决策,这个决策执行三年以来,事实证明是正确的。为什么是正确的呢?因为当时的历史条件是中国的人、财、物都不缺乏。财,指的是银行里居民的储蓄存款很多。但由于工业加工生产能力过剩,已经没有多少有效益的项目可以把银行的存款贷出去,而银行还得照付利息。如果国有银行的这些资金不能动用起来,对国家财政就是很沉重的负担。因此,我们采取由国家财政向银行发行国债的形式,把银行的资金动用起来。另一方面,有些国有企业的生产能力严重过剩,只有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才能够把这些过剩的生产能力利用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三年发了3600亿元国债搞基础设施建设,把整个国民经济都带动起来了。现在看,成绩是非常明显的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421-431. Kindle Edition

今天,我不需要在这里跟对这件事情有怀疑的中外记者进行辩论。我认为,不管事实如何,国务院和我本人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也就是说,对于中央和江泽民主席的指示执行不力。但是我也相信,不管怎么样,历史是不能隐瞒的,我们将继续调查这件事情,使它能够水落石出。但是,目前我们没有证据来否定原来的结论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560-563. Kindle Edition

所以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赤字总理”这个荣誉称号,奉送回去。我为我们国家能够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不但克服了亚洲金融危机带给我们的影响,而且利用这段时间大大发展了中国的国民经济感到自豪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658-660. Kindle Edition

法新社记者:朱总理,我们想请问,无论下一届总理是谁,你觉得他应该有什么优点呢?你觉得他在哪个方面应该向你学习?在哪个方面不应该向你学习? 朱镕基:我是很佩服你们新闻记者的执着和毅力的,总是要把这个问题追个水落石出。 关于我本人,除了我确实是在埋头苦干以外,我没有什么优点,我不希望别人学习我,特别是某家香港报纸说我的本事就是拍桌子、捶板凳、瞪眼睛,那就更不要学习我。 但是这家报纸说得不对,桌子是拍过,眼睛也瞪过,不瞪眼睛不就是植物人了嘛,板凳绝对没有捶过,那捶起来是很疼的。 至于说我这样做是为了吓唬老百姓,我想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这种说法,我从来不吓唬老百姓,只吓唬那些贪官污吏。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746-753. Kindle Edition

中国仍处在前所未有的探索过程之中,目的是要发展高效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自1949年取得革命胜利以来,中国为探索发展国民经济的途径进行了各种尝试。开始是依照苏联模式,试图建立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当然,我们不是机械地照搬苏联模式,而是发展中国特色的计划经济。经过多年尝试,我们发现这种模式带来了很多问题,甚至滋长了平均主义,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吃“大锅饭”。这显然不能保持经济高速、持续的增长。直到1978年邓小平同志提出改革开放政策和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我们才开始寻找自己的发展模式。我们既要继续保持公有制在国民经济中的主体地位,也要实现经济高效发展;与此同时,还要保证社会公正。我们相信这种模式是可行的,尽管此前没有人这么尝试过。我们不会照搬其他党派或国家的做法,我们目前努力建立的这种模式有着鲜明的中国特色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837-844. Kindle Edition

中国过去饱受列强欺凌,而从来没有欺凌过任何国家。即便中国在很久以后经济发展了、强大了,我们也将继续致力于维护世界的和平,永远不会对他人构成威胁。其次,这种担心是那些别有用心、对中国不友好的人散布的。总之,中国不是也绝不会成为这样的威胁。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854-857. Kindle Edition

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始于1978年,当时邓小平先生首次提出要改革开放。应该说,从那时候起,中国就开始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当然,那时候邓小平先生没有明确提出我们要建立市场经济体制,那是由于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不可能这么说。因为当时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联系在一起,而计划经济则与社会主义联系在一起。但是,从邓小平先生过去十几年的讲话中可以看出,我们一直都在向建立市场经济体制转变。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907-910. Kindle Edition

1992年10月中国共产党召开十四大时,正式提出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一目标的时机成熟了。江泽民主席定下了这一目标,这是与邓小平先生提出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一脉相承的。因此,中国的市场经济叫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911-913. Kindle Edition

一位香港经济学家昨天说,朱镕基副总理一贯支持价格自由化,主张改革;这次却在食品、粮食价格问题上采取了退缩的措施,限制食品价格上涨。我的话如果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食品、粮食价格怎么会立即下降呢?就食品、粮食价格而言,我们不应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即食品、粮食供求没有失衡。真实的情况是粮食供大于求,不应该出现粮食价格上涨,粮食价格上涨其实是心理因素造成的。这也是为什么在我提出限制价格上涨之后,价格就立即降下来了。如果我的话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就不可能那么有效,可见它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981-986. Kindle Edition

在实施分税制时,我们借鉴了美国的经验。在银行业改革方面,我们邀请了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员在内的很多外国专家帮助我们起草《中国人民银行法》。我们主要吸收了三方面的经验:第一是美国的经验,第二是日本的经验,第三是欧洲的经验。我们主要借鉴的是美国和日本的经验。我们认为美国经验在很大程度上适用于中国,不过我们也考虑了日本的经验。日本也是一个东方国家,特别是在财政投资和融资方面的经验对我们是有意义的。然而,我们并没有简单地照搬美国和日本的经验。试拿日本举例,日本的财政部负责财政和银行业,而我们有一个财政部和一个独立的中央银行,这与美国的做法类似。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059-1065. Kindle Edition

不管我是不是央行的行长,财政和银行业的责任交给了我。在实施银行业改革时,我邀请了外国的银行家和专家来讨论。讨论过程中,各国的银行家都试图说服我相信他们自己国家的央行是最独立的。因此对我来说,很难判断哪一个国家的央行最具独立性。中国的情况是,无论央行再怎么独立,它都不能独立于国务院之外。中国央行的独立性是指它独立于地方政府和国务院的其他部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管我是不是行长,中国央行的独立性都会得到保证。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066-1070. Kindle Edition

为了保持良好的经济发展势头,中国政府 一方面推进和深化改革,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另一方面,健全宏观调控体系,加强宏观调控力度。通过调控经济总量,实行适度从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使经济达到适度、稳定增长,以利于解决通货膨胀等经济生活中的问题,并把改革推向前进。我们的目标是保持改革、发展和稳定的统一,实现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092-1096. Kindle Edition

我们提出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对企业的基本要求是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而不是“建立资本主义型的现代企业”。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116-1118. Kindle Edition

从中国方面来讲,我们仍然而且始终恪守江泽民主席和克林顿总统所要致力于建立的这种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我们始终认为,中国不是美国的潜在对手,更不是美国的敌人,而是美国可靠的朋友。我们致力于建立这样一种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并不等于我们会赞成美国的每一项对外政策或者对内政策,反之亦然。我想即使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也不见得都同意美国的每一项政策和每一个行动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342-1345. Kindle Edition

康比德:美国人一想到中国,一个主要的印象,或者说,人们对于中国最近半个世纪的持久印象,反映在一张照片上,就是一个年轻人在1989年那场事件中站在坦克前的那张照片。回想起来,你对于这个人有什么看法呢?你认为他是勇敢,还是愚蠢,还是被误导了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372-1374. Kindle Edition

朱镕基:这张照片当初经常在美国及其他国家的电影和电视上出现,最近好像不大看见了。但是还有另外一张照片,给我的印象也是非常深的,就是越南的一个小女孩,光着身子,在受到美国飞机轰炸的路上跑。那个女孩现在还在美国。这些事情,我们都不希望它们再发生。但是,有一件事情是根本不同的,大家也得想一想。对那个面对着坦克的人,坦克并没有轧过去,而是在避开他。大家有没有想想,这是怎么一回事?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374-1378. Kindle Edition

康比德:通货紧缩可能带来的危险到底有多大呢? 朱镕基:现在老百姓都把他们的钱存在银行里。现在的储蓄率不知是40%还是50%,我也搞不清楚,但是银行这个钱贷不出去,因为没有更好的项目来贷款。因此,发展速度就有下降的危险。而且,产品的供过于求、物价的下降使得企业的经营变得很困难。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从基础设施建设和刺激消费需求方面来提高人民的购买力,拉动生产的发展。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396-1400. Kindle Edition

由于最近事态的发展,我确实曾经考虑,我能不能如期访问。在3月15日的记者招待会上我就讲过,尽管美国现在存在着反华逆流,我还是愿意访问美国,去解释一些问题,说明一些真相,沟通我们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促进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但是最近事态发展很快,首先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南斯拉夫动武;其次是美国决定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上提出反华提案;再次,我们本来在wto问题上的谈判很有希望达成协议,由于美国各方面的压力,美国政府看来不愿在当前这个时刻签订协议。因此,我们考虑,在这种形势下,到美国能做什么工作呢?但是尽管有这么多困难,江泽民主席和中国的领导层还是决定我如期访美,因为我们是从中美两国关系大局出发,我们希望能够做一点工作,来促使目前的反华逆流有所缓解,使得中美友好合作的关系能够继续发展下去。这对我来说并不是轻松的任务,美国人不一定欢迎我去,因为我说出了跟美国不同的声音。中国也有些人并不高兴我到美国去,有些人甚至反对我去。刚才,我们的广播电台己经宣布了我访问美国和加拿大的日期。我曾经跟你们的驻华大使说过,我到美国去紧张工作以后,要到加拿大休息几天。当然,我在加拿大也会遇到游行示威,少不了,但是我仍然认为,我到了加拿大就像回到了家里。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411-1422. Kindle Edition

我的父亲在我生下来以前就去世了,我的母亲在我12岁时也去世了。我是靠自己个人的努力,才能够受到教育的。也许这培养了我一种性格,就是没有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530-1531. Kindle Edition

我踏上美国的国土,是从洛杉矶开始的。虽然老天不太欢迎我,倾盆大雨,但是似乎美国人民还是喜欢我的。今天,我们受到克林顿总统盛大的欢迎,我们跟总统和他的同事们进行了友好的会谈。中午,我也出席了奥尔布赖特国务卿举行的盛大欢迎宴会,使我能够会见很多老朋友。我想,我们的会谈是友好的、坦诚的,是建设性的,也是富有成果的。当然,这种成果不在乎达成多少协议,我想我们的协议达成的已经不少了,关键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能够会见美国的各界人士,能够直接地跟美国人民来交谈,来说明我们的观点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538-1542. Kindle Edition

中国政府一再声明,我们尽量用和平的方法来统一台湾,但是我们也从来没有宣布放弃使用武力。因为如果我们这样宣布的话,那么台湾将从中国永远分离出去。我刚才在克林顿总统的办公室看到了林肯总统的肖像。当年林肯总统为了保持美国的完整,不惜使用武力,我们应该向林肯总统学习。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580-1582. Kindle Edition

至于中美两国学者在交流他们的科学技术知识的时候,也许会谈到某些有关军事方面的技术,但是我不相信这里面有什么带有实质性的军事机密,我也不相信在他们的交流中间会涉及这样的问题。作为一个高级工程师,我主管中国工业几十年,我从来不知道有什么尖端技术是从美国来的。当然,技术是人类共同的财富,科学的发明往往是殊途同归,我们中国的导弹与核技术确确实实也是从外国引进的。我们导弹技术最早的先驱者是钱学森先生,他是从美国回来的;我们核技术最早的先驱者是钱三强先生,他是从法国的居里夫人的实验室回来的。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他们回来的时候一片纸也没有带回来,就带回来一个脑袋。所以,我在3月份的记者招待会上曾经说过,请你们不要过低地估计了你们自己的安全保密的能力,也请你们不要过低地估计了中国人民开发军事技术的能力。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596-1603. Kindle Edition

首先,我坚决反对美国提出有关中国人权问题的提案。我认为这是不公正的,而且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我想说明三点: 第一,中国的人权事业在中国解放后这几十年,已经取得了史无前例的进步。我们认为,中国人民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很大的民主政治的权利,人民群众完全可以通过中国的法制来批评、来监督他们的政府,可以畅所欲言。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新闻和言论自由比起过去,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足够的进步了。 第二,我认为关于人权的观念也应该历史地来看待,同时,每个国家也有不同的理解。关于人权的概念,中国的孟子讲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他讲人权,比法国的卢梭和美国的《人权宣言》要早得多了。我想,不但人权的概念有历史的发展,而且每个国家也有不同的情况。像我们跟美国,人均的国民收入差了20倍,美国大学生的比例比中国文盲加小学生的比例还要大,这样不同的文化程度、不同的国民收入,我想他们对人权概念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如果跟很贫困的人民来谈什么直接选举,恐怕他们更关心人权的其他方面,比如说受教育的权利、生存和发展的权利和享受文化娱乐、卫生的权利。我们讲的人权应该包括这些方面。 每个国家都会用自己的办法来改善人权状况,着急是不行的。说老实话,怎么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比你们还着急得多啊。 第三,我承认我们的人权工作是有缺点。你们要考虑到中国有几千年封建制度的影响,人民的观念是很难改变的,我们的法制队伍的受教育程度和他们判案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在这种情况下,要把人权工作做得十分完美是不现实的。所以,我们很愿意听取你们的意见,我们愿意有一个渠道来对话,我们不要对抗。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649-1663. Kindle Edition

朱镕基:我要告诉他们,你们怕什么?克林顿总统说美国有6000多个核弹头,中国有20或30个。实际上,我真的不知道中国有多少核弹头,但我想克林顿总统对这个数字可能会比我更清楚。所以,我问你们怕什么?中国不可能构成威胁。如果你们担心中国在经济上是个竞争者,我说你们的经济总量是我们的10倍,你们的人均收入比我们的人均收入多不止10倍,需要很长很长时间,中国才能成为相对的经济大国。此外,就算中国将来成为经济大国,中国越强大对美国的市场就越大,为什么美国要怕呢?你们应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在白宫的欢迎仪式上,我讲到美国人民热爱自由,中国人民热爱和平。我们一直是侵略的受害者,中国人民没有侵略他国的历史。当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认为我是说美国人民不热爱和平或中国人民不热爱自由。我只是想强调某些事情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770-1777. Kindle Edition

朱镕基:目前在美国确实存在反华逆流,对江主席和克林顿总统所说的发展友好合作关系构成了严重障碍,不仅仅是障碍,也存在使这种关系倒退的危险。因此,这当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另一方面,在历史长河中,你会发现不管是什么样的障碍,在众多事物发展过程中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当我们抵达洛杉矶时,下着瓢泼大雨,但到华盛顿时,却是阳光灿烂。我认为和这场风雨一样,这些问题也是会过去的。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779-1783. Kindle Edition

朱镕基:我不认为我个人经历的细节值得在这里讨论,我不想在这里谈论这个枝节问题。但我认为,如果你注意观察,你会发现,我们的领导人都有类似的个人经历。我们年轻时都为民主而斗争,为我们国家的自由、独立和解放而斗争。不可想象,我们这些毕生为改善中国人民的人权状况而斗争的人会去侵犯中国人民的人权。问题是我们的工作做得好不好。我们只能努力工作,把工作做得更好。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828-1832. Kindle Edition

朱镕基:我们认为,tmd(战区导弹防御系统)违背了有关导弹的国际协定,不利于军备控制。搞不搞tmd是你们的事情,但如果你们把中国台湾地区纳入tmd,中国的立场将是坚决反对,因为这是干涉中国内政,也是对中国主权的侵犯。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850-1852. Kindle Edition

朱镕基:对年轻人的教育是个很大的问题。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年轻人所受到的教育是国际性的,他们得到的信息有好有坏。一部分年轻人,越来越不太喜欢中国传统的文化,而是喜欢“现代”的。我们主张文化的开放性,一种文明只有吸收全世界最优秀的东西,才能得到传承和发展。但是现在有的年轻人吸收的不是优秀的文化,而是庸俗的东西。因此,加强对年轻人进行民族文化传统和世界优秀文化的教育,并使这种教育更有吸引力、更有说服力、更有感染力,是一个严肃的课题。希望你们的芭蕾舞表演,能够使中国人民了解到西班牙的高雅艺术。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931-1936. Kindle Edition

我们和台湾当局没有进行谈判,所以谈不上什么谈判破裂。我们的原则是,只要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什么都可以谈,他们可以来,我们也可以去。我们的政策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我们的政策是非常宽松的。统一后,我们绝对不会干涉台湾的政治、经济制度,台湾的领导人可以到中央政府来任副职,我们也不派军队去台湾,这比我们对香港、澳门的政策宽松得多,应该说是够宽松的了。台湾问题与朝鲜问题完全不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就是1945年后,所有的国际条约都明确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且事实上台湾已经归还给中国了。而根据有关国际条约,朝鲜和韩国是两个国家。现在朝鲜和韩国的首脑会谈很成功,他们希望统一,这种情况与台湾不一样。现在,台湾当局领导人不承认一个中国原则,连他自己是中国人也不敢说。朝鲜半岛上两个国家要求统一成一个朝鲜;而台湾在法理上本来就是中国的一个部分,但台湾当局领导人不承认。very big difference(差别很大)!现在台湾当局领导人,言行不一,正在蒙蔽或者说是糊弄全世界。美国的一些政治家被陈水扁蒙蔽,觉得他比李登辉好。我希望西班牙人不要被蒙蔽。现在台湾当局领导人还没有站稳脚跟,摇摇晃晃,对他的讲话不要相信。我们现在只是在听其言、观其行。台湾当然是一定要与大陆统一的。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1966-1977. Kindle Edition

国谷裕子:总理即将到访的日本正在积极进行改革。听说朱总理是中国的改革旗手,很好地推动着中国的改革。在你就任总理以来的两年半时间里,你感到改革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朱镕基:我绝对不敢称自己是改革的旗手。这个旗手应该是邓小平先生,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我在经济改革中所做的工作,是在以江泽民主席为核心的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017-2020. Kindle Edition

国谷裕子:总理即将到访的日本正在积极进行改革。听说朱总理是中国的改革旗手,很好地推动着中国的改革。在你就任总理以来的两年半时间里,你感到改革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朱镕基:我绝对不敢称自己是改革的旗手。这个旗手应该是邓小平先生,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我在经济改革中所做的工作,是在以江泽民主席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的领导下做一些具体的工作。当然,开创经济改革新局面这个工作是很难的,我做的一些具体工作还是比较轻松一点的。尽管我碰到了很多困难,但是在中央领导集体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总的来讲,改革的进行还是比较顺利的。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017-2022. Kindle Edition

洪锡炫:朱总理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你在改革中一定遇到很多令你头痛的事情,比如说在反腐败方面。我们听说,你曾指示有关人员,准备好自己的棺材。你有座右铭吗?你每天以什么样的觉悟从事工作? 朱镕基:我称不上改革的先锋,我不过是在邓小平理论的指导下,在以江泽民主席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的领导下,做一点具体工作。每天不断地开会,不断地批文件,工作非常枯燥,但我干得很起劲。还要加一点,就是要到下面去调查,不然就变成官僚主义了。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193-2198. Kindle Edition

不上改革的先锋,我不过是在邓小平理论的指导下,在以江泽民主席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的领导下,做一点具体工作。每天不断地开会,不断地批文件,工作非常枯燥,但我干得很起劲。还要加一点,就是要到下面去调查,不然就变成官僚主义了。 洪锡炫:韩国的金大中总统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196-2198. Kindle Edition

洪锡炫:你认为美国是把中国当成假想敌吗?中国经常讲反对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这是指美国吗? 朱镕基:我们说反对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是指的这种现象,包括所有国家。美国如果有这种现象,当然也包括在内。根据美国的民意调查,大多数美国人并没有把中国当做他们的假想敌人,但也确实有少数人包括一些根本不了解中国的人,把中国视为美国的敌人,进行一些反华活动,这种现象也是有的。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204-2208. Kindle Edition

朱镕基:关于对待历史问题,中国一贯的态度是“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我们从来不认为在历史上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要由日本人民负责,我们从来不这样认为。不但是现在的日本人民不能对此负责,当时的日本人民也不能对此负责。同时,我们也认为不应该忘记这段历史,还是应该“以史为鉴”。这样才能够使中日两国彼此增加好感,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你问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来改进这个状况。我认为从中国来讲,我们不会用历史来刺激日本人民;但是我觉得从日本来说,不应该让人民忘记这一段历史,因为反对军国主义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我们是站在一起的。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286-2291. Kindle Edition

筑紫哲也:一位小学五年级学生问:“为什么中国每个家庭只能有一个小孩?会不会寂寞?” 朱镕基:中国鼓励每一个家庭只生一个孩子,但是在农村,这个限制是比较宽的;特别是在少数民族地区,我们尊重他们的民族习惯,他们生养孩子是不受限制的。在城市里面,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孩子,我是有体会的。我只有一个外孙女,13岁,我觉得她确实感到很寂寞。可是我们也要想,如果一个12.5亿人口的国家再无限制地生下去的话,那全球不都是中国人了吗?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342-2346. Kindle Edition

觉得不值得一谈。 筑紫哲也:你认为自己踩了“地雷阵”吗? 朱镕基:我在就任总理的时候,曾在记者招待会上面讲过这样的话:“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我没有说我已经踩在“地雷”上,没有。这是表示一种决心。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447-2450. Kindle Edition

筑紫哲也:你认为自己踩了“地雷阵”吗? 朱镕基:我在就任总理的时候,曾在记者招待会上面讲过这样的话:“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我没有说我已经踩在“地雷”上,没有。这是表示一种决心。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448-2450. Kindle Edition

一位女大学生:我正在学中文,听说中国人都喜欢唱歌。总理最喜欢什么歌?能不能唱一段? 朱镕基:我最喜欢的是中国的国歌。如果我现在要唱的话,你们都得起立,我想我还是不唱了。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461-2463. Kindle Edition

唐纳荷:你认为中国能否从爱尔兰近年来的经济成功经验中获益? 朱镕基:近年来,爱尔兰经济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我们对此表示钦佩。爱尔兰的成功经验在于重教育、兴科技。它表明,随着经济全球化和世界科技的迅猛发展,一个国家要取得经济发展,必须顺应潮流,抓住机遇,制定正确的发展战略。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也证明了这一点。中国正在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争取早日实现国家的现代化。我们愿与爱方相互学习和借鉴,在发展中求合作,在合作中促发展。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639-2644. Kindle Edition

《条约》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它彻底摒弃了国家关系不是结盟就是对抗的冷战思维,强调相互理解、信任与合作,重中彼此间的分歧应在遵循《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及其他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和准则的基础上以和平方式解决。《条约》确立了以互信求安全、以互利求合作的新型国家关系模式,为当前国际形势下处理国与国关系树立了良好范例。将中俄签署这样一个通篇贯穿和平思想的友好条约说成是联手对抗其他国家,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我们坚信,《条约》的签署不仅对推动21世纪中俄关系长期、稳定、健康发展具有重要历史意义,而且对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和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具有深远的积极影响。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681-2686. Kindle Edition

我国与西方国家的社会制度、发展历史、文化背景有很大差异,民主的性质、内容和实现形式也必然不同。我们不能照搬照抄别国的政治制度。我们的民主政治建设,要充分考虑我国的历史背景、经济发展水平和文化教育水平,要有利于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社会稳定。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696-2699. Kindle Edition

朱镕基:对中国经济改革的成就,全世界有目共睹。我在本届政府就职时提出的经济改革目标,现在已经基本实现了。当然,我说的基本实现是指我提出的阶段性目标已经实现了,但整体的中国经济改革还没有完成,要走的路还很远。 至于你所提的政治改革,我认为,在我的任期内,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也取得了很大进步。西方国家所认为的政治改革和我们理解的政治改革是不一样的。我们的政治改革是建立社会主义的民主和法制,是有中国特色的、适合中国国情的民主和法制。西方国家认为的政治改革的标准是,是否实行多党制,是否实行普选,是否实行“三权分立”。按这个标准来衡量中国的政治改革,他们当然感到失望,因为中国没有按照西方的模式来进行政治改革。我们相信,中国的政治改革一定可以完成,中国的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道路一定可以走通。我们对中国的政治改革没有失望,而是满怀信心。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2860-2868. Kindle Edition

问:朱总理,你好,请问古今中外你最敬佩、最心仪的政治领袖有哪几位,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3735-3735. Kindle Edition

问:朱总理,你好,请问古今中外你最敬佩、最心仪的政治领袖有哪几位,敬佩他们的原因又是什么? 朱镕基:你现在好像在考验我的政治智慧。我老实地告诉这位朋友,我没有考虑好,等我考虑好了再用书面答复你。谢谢。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3735-3737. Kindle Edition

朱总理,你好。我问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威胁与机会。刚才你已提到过这个问题,但是有时过度膨胀的民族主义以及过度膨胀的国家主义通常是带来灾害。请问时这个问题,你有什么看法?如何处里? 朱镕基:我对你提出的这两个名词:一个叫国家主义,另一个叫民族主义,内涵有什么区别、有什么意义,还搞不清楚。但是,中国是世界大家庭的一个成员,是发展中国家的一个成员,也是亚洲和东南亚国家的一个成员。我们愿意跟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人民合作,永远不是一个威胁。我们也多次强调,中国从不称霸,不会称霸。中国的一部近代史就是遭受帝国主义列强威胁和侵略的历史,我们从来是受欺负的嘛!有遭受欺负的深刻体验,因此,我们绝对不会欺负别人。原谅我没有直接回答你的问题。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3737-3744. Kindle Edition

记者: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个报告说,中国加入wto以后会时香港的金融地位有影响,认为上海可能会取代香港。你有什么意见呢?这个情况会出现吗? 朱镕基:香港有它独特的作用,我可以断言,上海是不可能取代香港的。但上海作为中国内地的金融中心,一定会有很大的发展。全世界不只一个金融中心,中国也不会只有一个金融中心。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4598-4602. Kindle Edition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透露? 记者:你那时候请了一些香港人才到内地工作,你说人行的副行长一直没有找到人选。现在查太在中国证监会也快任期届满了,大家说她要回来了。她说在内地干的时候也不是太顺利,可能压力也蛮大的。以后在吸引人才方面,会不会再请一些海外的人才、专才回来,协助中国在一些专业上发展?怎么吸引他们,让他们安心地工作? 朱镕基:我们认为她干得还是很顺的,而且她这个人是很强的,特别是在整顿证券市场秩序方面起了很好的作用。你说不顺主要是互联网上面说的吧。在互联网上面,不要说史美伦有人会攻击她,攻击我的也多得很,比她的还多。这个没什么,这个不代表中央政府的意见,也不代表内地大多数人民的意见。互联网上很多都是股民,有他们自己个人的利益在里面,你触犯了他们的个人利益,他们就要发表一些不满的话。我认为她干得很好。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5312-5320. Kindle Edition

记者:你那时候请了一些香港人才到内地工作,你说人行的副行长一直没有找到人选。现在查太在中国证监会也快任期届满了,大家说她要回来了。她说在内地干的时候也不是太顺利,可能压力也蛮大的。以后在吸引人才方面,会不会再请一些海外的人才、专才回来,协助中国在一些专业上发展?怎么吸引他们,让他们安心地工作? 朱镕基:我们认为她干得还是很顺的,而且她这个人是很强的,特别是在整顿证券市场秩序方面起了很好的作用。你说不顺主要是互联网上面说的吧。在互联网上面,不要说史美伦有人会攻击她,攻击我的也多得很,比她的还多。这个没什么,这个不代表中央政府的意见,也不代表内地大多数人民的意见。互联网上很多都是股民,有他们自己个人的利益在里面,你触犯了他们的个人利益,他们就要发表一些不满的话。我认为她干得很好。
《朱镕基答记者问》编辑组, 朱镕基答记者问, loc. 5313-5320. Kindle Ed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