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在肉体上时痛苦的,在精神上,令人沮丧的局面有时也会出现。不过,“痛苦”对于这一运动,乃是前提条件的东西。不伴随着痛苦,还有谁来挑战铁人三项赛事和全程马拉松这种费时耗力的运动呢?正因为痛苦,正因为刻意经历者这种痛苦,我才从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还活着的感觉,至少是发现了一部分。我现在意识到:生存的质量并非成绩、数字、名次之类固定的东西,而是含于运动中流动性的东西。